今天是

书记信箱 | 联系我们 | 电子刊物 | 返回华电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社团活动

人文学院国学斋讲座总结

作者: | 来源:人文学院国学斋| 发布日期:2014-05-16 | 阅读次数:

 2014424日,华北电力大学国学斋邀请我校中文王威威老师,在校科学会堂举办了一次别开生面的讲座。王威威老师通过对《韩非子》的讲解,深入浅出地阐释了韩非思想中对人性的深刻剖析,及其对现世的指导意义,着重讲述,如何由人性“自利”而成“互利”的过程。

韩非子虽问学荀子,本乎儒家,虽继承了其师荀子的性恶论,但又不太一样,舍弃了其师人性改造论。倒是战国时代的严峻形势把他教育成了一个政治上不折不扣的现实主义者。医善吮人之伤,含人之血,非骨肉之亲也,利所加也。……情非憎人也,利在人之死也。面对这样的人性,他认为用道德教化是缘木求鱼,唯有法治才能从根本上约束他们。所谓上古竞于道德,中世逐于智谋,当今争于气力(《韩非子·五蠹篇》),这便是他的历史哲学和政治哲学。

每一种学说的产生都有其特定的文化土壤,都与某个、某些或者某类人物的活动有着密切关系。在那个饱受战争创伤之痛而且不知所终的年代,每个智者的灵魂都仿佛悬于半空之中,难以对历史演进的逻辑作出终极意义上的理性阐释。以韩非子为代表的法家,他们以自己的方式,在无数历史的缝隙间进行着艰难的探索与寻找,最终为结束战国时代群雄争霸的割据状态实现了思想上的重大突破。
  韩非继承了慎到和《
商君书》的人性好利思想。他认为人的好利的本性首先出于人的本能需要,说:人无毛羽,不衣则犯寒;上不属天而下不着地,以肠胃为根本,不食则不能活。”(《解老》)但他又指出,人性是随着历史发展的变化而变化的,说:古者黔首悦密蠢愚,故可以虚名取也。今民儇智慧,欲自用,不听上。上必五劝之以赏,然后可进,又且畏之以罚,然后不敢退。”(《忠孝》)
  因此,当今之世人人都好利,各种人与人的关系存在着各种不同的利害关系。即使父子之间,也是计利相待的,他说:父母之于子也,产男则相贺,产女则杀之。此俱出父母之怀征,然男子受贺,女子杀之者,虑其后便,计之长利。故父母之于子也,犹用计算之心以相待,而况无父子之泽乎!”(《六反》),至于君臣关系则更是利害关系了,他说:君以计畜臣,臣以计事君,君臣之交,计也。害身而利国, 臣不为也;害国而利臣,君不为也。 臣之情,害身无利;君之情,害国无亲。君臣也者,以计合者也!”(《饰邪》)他在《难一》中更具体地把它看成是一种买卖关系,说:臣尽死力以与君市,君垂爵禄以与臣市,君臣之际,非父子之亲也,计数之所出也。这就是君臣在进行死力爵禄交易。
  韩非又指出了君与民的利害矛盾。他说:君上之于民也,有难则用其死,安平则尽其力明主.对人民不养恩爱之心而增威严之势”(《六反》)。因此韩非认为统治人民要依靠赏罚,不能依靠自愿服从,对人民必须以威力强制,他说:民固骄于爱,听于威”(
五蠹)严家无悍虏而慈母有败子,吾以此知威势之可以禁暴,而德厚之不足以止乱也”(
显学)。因此,他认为必须用法之相忍,而弃仁义之相邻”(《六反》)。这是韩非主张用法来镇压人民。
  人性既是好利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都是利害关系,统治者就可利用手中的权力,以赏罚为手段来进行统治。他说:凡治天下,必因人情。人情者有好恶,故赏罚可用。赏罚可用,则禁令可立,而治道具矣!”(《八经》)因此,韩非的人性好利思想,也是韩非实行法治的理论基础。
   
其间同学们认真听讲,对老师的讲解认真聆听予以记录,互动环节,大家对韩非思想展开了激烈的讨论。有同学首先表达了法家思想的可取之处,无论是孔子的,还是孟子的,老庄的都带有理想的色彩。这种理想非常可贵。但我们也要看到,理想毕竟是理想。它可以用来激励人生,也可以被用来粉饰太平。当统治者一方面对人民群众肆无忌惮地进行压迫剥削,另一方面又大讲仁义道德时,韩非子的话无异于振聋发聩的清醒剂。面对理想与现实,我们既要要读孔孟的仁义,读老庄的超脱,又要读韩非的直面。
    有同学认为法家的没落,及当权者的阳儒阴法也许意味着在中国的变革都应该以一种温和的缓慢的渐近方式才能首先生存、然后影响、最后产生作用?这就是中国人任何事都走中间路线及柳传志办事拐大弯的原因吧!?也有同学认为随时间的慢慢演化,法家思想其实融合在了儒家思想里,被儒家思想所用,而并非真正消亡,以另外一种温和的方式存在着。

王老师认为任何一种理论都有他生存的环境。从历史来看乱世用重典,国家混乱的时期用法家的思想统一国家,国家统一以后用道家的思想修生养息以使国家富强,国家富强以后用儒家思想统一个人的思想以实现民族复兴是历史发展的规律,特别是儒家提出的庶之、富之、教之的社会发展规律对当今社会仍然具有指导意义。

最后王老师借用易中天老师在读先秦诸子里的一段话与诸位同学共勉

读韩非:一双冷眼直面人生。此次讲座圆满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