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书记信箱 | 联系我们 | 电子刊物 | 返回华电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今日头条

民族艺术进校园 | 《杜丽娘与朱丽叶》圆满落幕

作者:华电校学生会宣传部 | 来源:华电校学生会| 发布日期:2017-04-30 | 阅读次数:

  4月21日19:00,国家艺术基金2016年度资助项目、纪念汤显祖莎士比亚逝世四百周年的跨界融合戏剧《杜丽娘与朱丽叶》在华北电力大学主楼礼堂拉开帷幕。全场座无虚席,观众们都十分期待。 

   演出以柔和音乐开启叙事,配合杜丽娘与朱丽叶的上场交替演奏横笛与小提琴,杜丽娘的唱词与罗密欧的独白缓缓展开故事,随着人物内心情感愈加激荡,音乐随之愈发高昂,至人物为情而死而至高潮,后似力竭一般戛然而止。最后罗密欧与杜丽娘相见,音乐又起,悠悠缓缓而终,亦似此剧结尾虽无痛苦大笑,同样回味无穷。

  灯亮,一边是水袖轻甩含笑半遮面的杜丽娘,一边是舞步腾挪衣袂摇曳的朱丽叶。当现代舞者与戏装青衣背对而立时,谁成了谁的镜子,又或者各自沉溺于死生契阔的爱情里。

  横笛半阙,唱腔迤逦而起,杜丽娘用东方人独特的含蓄,哀悼春日惊醒的美梦。在悠悠民乐里,烟雾四散,那梦中的青年手执折柳,却是唱着相遇的惊讶与欣喜;他为她脱下罩衫,可是为了与卿同衾的誓言;他于梦晓之际带走的折扇,可是应下鱼笺雁书的回应。杜丽娘目光流转,颦笑间,具是为了尚不知姓名的柳梦梅。但不过是梦罢了。犹是记得杜丽娘尚是倚树而眠时的浅笑,舞台灯明灭之际,入眼便是她醒时不见良人的凄惶,寻卿不至春亦去,只得水袖一甩,决绝下场。

  而小提一支,裙角翩然而至,朱丽叶则用西方人火烈的热情,哭诉家庭阻拦的爱情。轻快的西洋乐中,一抹红色闯入视线,无怪乎罗密欧一眼便沉沦在那娇妍的玫瑰下。他大胆地倾诉他的感情,虔诚地呼唤她的回应,佳人被感染了;他痛苦地怨恨黎明的到来,说出“三千世界鸦杀尽”的豪言,佳人亦是痛斥那云雀的妙音;他见到默然无言的爱人,无论怎样拥抱祈祷都不得回应,情之所至,同入黄泉。那初上场凯普特家的玫瑰最后枯萎后无声的控诉,亦是如初时盛放的娇妍。

  最后罗密欧与杜丽娘在某场不知名的剧中被安排相遇,杜丽娘”期待被看见被欣赏”的柏拉图式爱情为罗密欧所质疑,而杜丽娘亦不齿于罗密欧追寻的激情爱情。然后,罗密欧问:“我只是为了品尝爱情而被创造的角色吗?”人生就是一个舞台,爱情不过其中一折?非也。

  无论是梦中偶见,还是人群一瞥;无论是杜丽娘与诸青衣相互应和,却始终无法融入他们所体现的那不同于时代的追求爱情勇敢者形象,还是朱丽叶与诸舞女动作统一,却又游离于她们外所体现她那终会背离家族追逐爱情的愿望;无论是“情不知何所起,一往情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还是“不管将来发生怎样的悲剧,都不及我见你那一刻的欢乐”……都无所谓了,他们为了他们向往的感情,生而死,死而生,足矣。只要能有感情,就能血肉丰满,舞台与否,何足疑惑。

   灯灭,曲终人散,所有悲欢离合都隐于幕后,观众似还沉溺其中,直至演员谢幕时,蓦然惊醒,鼓掌致敬。这《杜丽娘与朱丽叶》带来四月那绮丽的梦幻,引发读者对于爱情生死的思考,意味隽永,回味无穷。

  国家艺术基金2016年度资助项目、纪念汤显祖莎士比亚逝世四百周年的跨界融合戏剧《杜丽娘与朱丽叶》圆满落幕。